安庆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安庆新闻 » 教育 » 正文

善巧“啃石”铁笔传神 入古出新石上生辉

在中国,印章历史悠久,从古至今,印章一直为文人心灵和思绪的寓体,与书法,绘画,诗歌并称中国四大传统艺术。

善巧“啃石”方寸间,入古出新展神通。在安庆,痴迷篆刻的钱红旗,将汉字书法的美,与章法表现的美、刀法展现的美自然结合,被誉为“能使石头唱歌”的人。

钱红旗2

爱上篆书

钱红旗,1954年出生于安庆。1970年,曾下放到桐城,在农村一呆便是5年。后来,钱红旗考取安徽大学,2014年退休前,曾任安庆石化总厂工会副主席等职。

40多年过去了,如今龙眠山走马岭的自然风光,与淳朴乡情,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中。钱红旗说,QQ取名走马岭,就是纪念那难忘的基层生活。

对于迷上篆刻,钱红旗称是从喜欢篆书开始的。钱红旗说,尽管大篆有些叫人看不懂,特别是在甲骨文、金文、石鼓文里,许多字都不认识,而小篆就规范得多,美观得多。“你看那小篆,每个字都长袖飞舞,像个身材修长,婀娜多姿的舞者,在你面前扭动腰肢,翩翩起舞,回眸一笑百媚生,看着就叫人着迷。”

钱红旗说,上山下乡那会儿,在农村没有任何书可以读,我就一遍遍地背《成语字典》,一笔一划地学着篆书写毛主席诗词。

迷上篆刻

“先爱上篆书,后迷上篆刻。”钱红旗说,在安庆石化,有幸遇上了恩师何俊英。“何总是我国著名石油石化专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坚持书法篆刻,造诣很深。”

据介绍,何俊英曾师从我国清末时期著名的书法篆刻家乔大壮先生,曾给张大千、沙孟海等艺术大师刻过印。

篆刻,看起来好像只是个手工活,其实不然。要想设计出理想的印稿,就必须大量地读印。

在向何俊英学习的过程中,只要钱红旗提出问题,他都耐心解答。何俊英专门为钱红旗刻过5方印,让他对照临写,手摹心追。

钱红旗说,那时每天下班以后,自己都会一头扎进自己的书房,捣鼓书画、篆刻。“最快乐的时间,便是拿起刻刀,它使工作的疲惫和忙碌,一下子就好像被凝固和静止住了。”

朱白灿烂间,不因岁月的流逝而感到与世隔绝,也不因识读的困难而觉得陌生疏远,反而因线条的残损剥蚀,因文字的漫漶不清,呈现出一股天然生动的远古气息。

通过刀与石的磨合,刻出上万方印后,手上终于有了感觉,达到人刀石产生共振后,每一次篆刻,如同能使石头唱歌。

钱红旗3

入古出新

“篆指篆法和章法,一定要精通古文字;刻指刀法,一定要勤练不息,刀刀精准。”钱红旗说,篆刻须师古而不拘泥于古,既要继承又要创新。

“三更灯火五更鸡”,钱红旗的用功程度,从他手上操篆刻刀而磨平又生的老茧就是明证。一方普通的印石往往是刻了又磨、磨了又刻,从两寸高的长方印直至刻成不能再磨刻的扁方石。一遍、两遍、三遍、十遍、十几遍……直至自己和艺术名家都满意为止。

篆刻,也使钱红旗结识了胡寄樵、冯仲华、姚道馀、马东升、杨志、姚大林、孙浩群、王为民、丁国祥、韦先平等等书画名流,也受到不少名家的赞赏与鼓励。

铁笔传神,石上生辉。如今用此来形容钱红旗的篆刻技艺是再恰当不过了。他的满白文印,直追秦汉;古玺印,典雅高古。不过钱红旗却十分谦虚的表示,篆刻技艺是一项考验人耐心与定力的细活,在坚硬的石头上一刀一笔地雕琢,需注意力度的轻巧把握,要有气定神闲的专注与坚持,更要有耐住寂寞与孤芳自赏的内功。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蒋六乔  摄影报道

编辑:都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