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安庆新闻 » 文化 » 正文

禅源山水 梦回千年

王飞

一、梦回千年

人生之年,不过百岁。千年之梦,却可找寻。若你想穿越时空的隧道,寻觅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的踪迹,回味那些久远而厚重的历史故事,与那些可敬、可爱或可憎、可恨的人相遇、相见,那就请你揣着你的愿望,走进太湖县“五千年文博园”吧!

“五千年文博园”位于太湖县新城的东南角,与穿越太湖的沪蓉高速公路近在咫尺,是车辆在沪蓉高速公路上飞驰而过时可以隔窗望见的一个景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带着对中华民族千年文明的敬仰,在有着狮子、麒麟威严守护的文博园入口处,请你先停一下急速的脚步,静心的回想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怀着真诚的对民族热爱和自豪之情,再拾级而上,进入文博园一期。在用现代的各种技术、技巧的雕塑、打造后的实体情景中,寻找到史载的过往,感动着历史文化的璀璨,也感动着现代创建者的大胆创意和细致的雕琢。

文博园一期以古典徽派建筑与苏州园林相结合的建筑方式建造而成。园内用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碑廊石刻、名人雕像、文化名景等各种技艺打造成风光景点。盘转于园内平坦的幽径通道,会带你走进历史的烟河,从盘古开天地,走到而今的智能生活。

百家姓氏,雕刻在一座山崖上,描红的大字,映照阳光。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在走进文博园的那一刻,你的耳边会情不自禁地响起孩童齐声诵读《百家姓》的郎朗之声。《百家姓》,她记忆着祖先的繁衍生息,《百家姓》,她见证了中华民族的成长。

“中华孝道园”,重塑了那些孝感天地的历史古人的形影和他们感动天地的故事,“百事孝为先”,这一方寸之地,看得见的是景物,记在心里的是修养、是文化精髓,是教育与感化,是对人伦的召唤和提升。

走在历史记载的路程,看周遭错落有致的景物和雕像,追寻历史过往的记载。看盘古开天地,斧声震动;孔子周游列国,马车飞奔;老子天下第一,镇定自若;“三教合一”,相得益彰;千字文,雕刻在石壁之上;九龙盘顶,气宇辉煌;爱情海里,断桥之遇,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七七之夜,架一座牛郎、织女相会的鹊桥;茶马古道,马蹄声声;文化长廊,诗书飞扬;六尺巷,美德传天下;岳母刺字,忠贞不忘民族和国家……文博园,看得见的是雕像、是文字。需要铭记的是光阴、是故事、是感动、是史载的厚重。

走出“一梦千年”的绿色幽径,立于“烟雨江南水乡”的拱桥。此刻,在江北之地,踏上江南的水乡。但见各色的风车在风中呀呀歌唱,盘舞的双龙欢腾戏珠,婉转的小河溪水流长,清澈的水面上倒影了一排排白墙青瓦马头墙的楼房。游人在岸边行走,乌篷船在桥下晃荡。

领略了水乡的风光,闲步于“十里画廊”,这里的亭台楼榭,飞檐翘角;雕栏画栋,金碧辉煌;金辉兽面,神态各异。倘若你不停下脚步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定会认为误闯了红楼梦中的大观园。

“ 清明上河图”,500米的画卷,在25度的一块斜坡的山体上徐徐拉开。人物肖像,栩栩如生。忙碌的店主,吆喝的伙计,云集的商贾,流动的人群;街道交错,店铺林立;鸡鸣犬吠,牛马嘶鸣……北宋的繁华盛世之情景,在这一隅之地,饱览无余。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百样的技艺,有百样的工匠在全神贯注地打造。是这些身怀绝技的劳动者创造了生活,创造了历史的辉煌。在文博园里,你可以蹬下身子,注视那一张张古铜色的劳动者的脸面,你会理解这个时态倡导的“工匠精神”的深刻含义。

“创意石界”收藏了奇石一万多件,身临期境,方能体会,冰冷的石头,经风雨洗礼或人工打造,会是旺盛生命或厚重情感的热情表达。与之亲近,更知一石一景、一石一物、一石一天地、一石一世界的感慨之言,是发自内心的震撼:为这些千姿百态的石头,为文化的多彩,为收藏者的良苦用心。

根雕艺术、铁艺壁画……五千年的文化创造在传承中不断的发扬、光大。五千年文博园,也将不断的容纳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

五千年文博园,是一座公园,风景秀丽,设施齐全,游人可以在园内闲情散歩,也可以招待宾客。她更是一处文化宝殿,让你饱读诗书,博古通今!

二、禅源山水

一湖碧水,叫花亭湖,因着众多的禅源,又名“禅湖”。“禅湖”的湖水之下有佛教领袖赵朴初先生的故居就址。禅湖旁有凤凰山,凤凰山中有古刹西风禅寺,寺内钟罄常鸣之音,随山风飘忽湖面,浸染了湖水。湖的源头有禅宗母土狮子山——二祖寺,有佛的厚土佛图山和赵朴初公园。所以,花亭湖既有了湖光山色的秀丽风光,有多了佛的意境和禅的情缘。

花亭湖乃一人造湖,集灌溉、饮水、养殖、旅游于一体。因湖的上游是山峰连绵的山区,有广垠的绿色植被覆盖,又经各级政府对每条流进湖内的溪流的严格管理,所以这是一湖纯净无污染的山泉水,格外的清澈,格外的迷人。

花亭湖大坝横埂于两山之间,是拦水大坝,也是一处美丽的风景。她是一条文化长廊,大坝上的文化墙用一块块大理石精雕而成,其间篆刻的诗词歌赋记载了历经太湖县的文人骚客的留存,也记载了这一方宝地的发展历史。坝上有一望无际的山水相映的自然风景,坝下有湖外湖和湿地公园的妙曼风姿。薄雾荣绕了春晨,红叶点染着秋色,拱桥陪伴了弯月,点点星光闪烁在炎夏的每一个夜晚。

广阔的湖面,四面环山,山水相连,湖光倒影是她不变的本色,而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在自然的轮回中,她的风姿与容颜,应照节令而变换,没有刻意的装扮,却有着不同景色的自然风光。

揣一份觅春的意愿,择一个早春的丽日,从莲花码头拾级而上,在沿途的佛经诵唱的轻语中,可看见冬的深藏,春的萌发。然后,怀一份虔诚之心,走进西风禅寺的庙堂。在佛前敬一炷香,求一份家人平安的心愿。静心领略这晨钟暮鼓的禅意,守一年满满的希望。眼前的湖水平静如镜,而春的温暖已入心田。

在夏的热闹中住进花亭湖,山色已是五彩缤纷的画卷,迷离游人的眼眸。雄鹰盘旋、百鸟欢唱、虫声昵哝、蝉鸣高亢……一场自然组合的音乐盛会在此隆重开场。而这些并不是她这个季节里的最盛情的接待。等到日落西山,那一层绕湖铺开的薄雾,那一阵阵降暑的阴凉,远处那一处处星星点点的灯火,一缕缕“湖水煮湖鱼”的味香,才是最让人不想离去的时光。

穿“西风洞”,过“一线天”,入“观湖亭”。红日当空,秋风咋起,天高云淡。居高远望,一副浓墨艳彩的画卷在眼前舒展。此时,花亭湖的湖面波光粼粼,涟漪荡漾。游客的快艇在水上飞驰,切开层层的水面,荡起叠叠的浪涛。到达彼岸的班船,拉响召唤的长笛,慢条斯理地在水里航行。四周的群山皆层林尽染,叶比花红。萧煞秋风又至,落叶纷纷凋零。大自然以年轮的变幻召唤万物,人则应以万物之变修炼自身。

雪花飞舞的冬季。群山静寂无声。西风洞的晨钟暮鼓依旧,一湖禅水平静无纹。此时,观光的人渐少,归家的人见多。一群又一群从远处打拼归家过年的游子,和我一样,喜欢听这寒冬里,那熟悉的暮鼓声声。

驾一叶扁舟,去寻觅禅水的源头:在往寺前方向的河叉尽头,拜见卓越的佛教领袖、杰出的书法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赵朴初先生。一尊白色的先生雕像,静立在赵朴初公园的拾级台阶之上,先生生情脉脉地望向远方。禅源山水在此显得更加的厚重。

是山水留住了佛?还是佛让山水变得格外的锦绣?每一次邂逅这一方山水,都会留下许多的感慨。“小蓬莱”佛图山在花亭湖的上游寺前镇境内。距今1500多年前的天竺高僧佛图澄,觅尽千山万水,才找到这一奇山异石的宝地,并在此修建起江淮地区有文化记载的首座佛教寺院——佛图寺。

佛图山不仅因其“古寺梵钟”,香火鼎盛而名噪一时,更因她拥有着天柱塔、飞来泉、天就门、披云石、八正桥、生白洞、一线天、祖师洞八大奇景而招来世世代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和爱山乐水人的独爱。这些奇景,千姿百态,藏于山中,皆为自然风景。虽然有姑嫂二仙相约来佛图山玩,一夜造就山门、石塔之传说。但我每一次望天柱塔,在光的折射中有顷刻倾倒之状;见飞来泉三折三迭,三迭三泻,泉流叠放,落花缤纷之奇;看“天石门”下之迂回,上之曲折之景。无不有佛图澄当年在此环视之后的诧异和惊讶。

“仙桥渡迷途,佛塔挺白日。天工结构奇,凿空无斧锧。”佛图山、佛图寺与花亭湖有一河相系的佛缘,给每一位来观者留下追寻的意愿。

“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卧佛狮子山在花亭湖上游的群山之中。一条蜿蜒的河流绕它而过,千年如一日地将它的禅意带出深山,融入湖水,流向更加广阔的世界。史载南北朝时佛教禅宗二祖为避祸而在此却步。卓锡传法,他面壁参禅于山上的大葫芦石洞内,建禅堂于香囊石上,并在山中开设道场,收徒传道。“忘言忘念,无得正观”是他传承和光大的禅宗思想。

而今的狮子山,满山遍野,绿树成荫。春季有映山红的渲染,秋季有山茶花的婀娜;“六角亭”隐身于狮子山间;观音桥横卧在薛义河上。山上的上院,庙宇已印刻了时光流失后的痕迹,见证了香火绵延的过往。山下新建的下院,庙宇辉煌,香炉里冉冉而起的烟火,是禅宗文化发扬光大的见证。

狮子山的周围,群山起伏,修竹茂林。层层叠叠的梯地里满栽着绿茶,在远距离的视野中好似无数绿色的丝带在飘荡。这里是禅茶的基地之一。时代变迁后的今日,在这里,既可听到晨钟暮鼓的绵长,也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茶香。

禅源之地——太湖,有山、有水、有风光,可以让人“梦回千年”,寻觅历史的过往!

作者简介:王飞,女,现任职于太湖县人民医院。安徽省作协会员。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散文和小说散发于《安庆日报》、《安庆晚报》、《振风》、《作家文荟》、《长河文艺》、《安徽妇女研究》等报刊和《人民网》、《安徽网》、《作家导报》、《独秀文学》、《龙山文学》等网络媒体。

编辑:都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