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安庆新闻 » 文化 » 正文

口述历史:承载中华文明的“底层”叙事

朱洪

在各种文字体裁中,口述历史是一种通俗易懂的叙事方式。与小说比,它注重事实而不虚幻;与诗歌比,它情节完整而不跳跃;与论文比,它生动而不艰涩。一篇好的口述历史,决定于口述者故事的生动和思想深度,往往熔文史哲学于一炉。一卷在手,读者在愉悦的阅读中,常常潜移默化,受益匪浅。

在中国,最早提倡口述历史的是胡适先生。受封建社会的文字狱的影响,中国文人长期喜欢写流水账式的年谱,或吟不痛不痒的诗词,而不喜写生动有趣的自传。辛亥革命后,胡适借鉴西方人喜欢写传记的经验,希望身边成功的人士写出自己经历的故事,希望那些在重大事件中的当事人写出重大事件的亲历过程。不仅如此,他自己率先垂范,三十来岁就写了自传(二十年代),六十来岁写了口述历史(五十年代)。在他的影响下,许多人包括陈独秀,都写了自传,或自传的一部分。我们今天所以能见到丰富多彩的民国人励志、有趣的故事,是与胡适先生的倡导口述历史分不开的。

民国时期的名人已逐渐离我们远去,但他们身后的仍然有少量的人,依稀记得当年的口口相传的故事。今天,当代人物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重大事件的亲历者,以及各条战线的劳动者,也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传给后人,这些故事中的一些要素,参与构成了当代史链条中的某些环节。

赵朴初先生的妻子陈邦织女士晚年曾告诉我,朴老生前曾叹息,身边没有人善于写故事。胡适先生的秘书曾悄悄的记下胡适晚年的言行,受到胡适的赞成。我很希望这本《口述历史》杂志,能记下许多有趣的故事,既为当代人观赏,也为将来的历史学家提供材料。

由学术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口述历史》,十万字一期,配英文翻译,便于国内外读者浏览。创刊号刊登的六篇文章分别是:黄立言先生谈伯父赵朴初,陆德先生谈父亲陆定一,朱式蓉先生谈伯父朱光潜,刘育伦、刘育敦先生谈父亲刘半农,87版《红楼梦》史湘云扮演者郭宵珍谈其艺术人生,张明润先生谈其母亲记忆中的故事。这五六个人的故事,大体勾画了《口述历史》创办的宗旨和构架。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历史名人身边的人,历史事件的见证人,或有不平凡经历,在某个领域有突出的贡献的人,都是极重要的“口述”者。吕思勉先生说:“史学之所求,不外乎(一)搜求既往的事实,(二)加以解释,(三)用以说明现社会,(四)因以推测未来,而指示我们以进行的途径。”出版《口述历史》,就是“搜求既往的事实”(述),虽然是“述而不作”,正所谓“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不是绝对没有“作”。

口述历史的一个功用,就是积德行善。在我们纪念或者报答一个人的时候,没有比把他(她)的过去的善和德以及美好的故事写出来,流传下去更简便易行的方法了。写一个人的故事,为一个有德行的人树碑立传,是一件做功德的善举。孔子整理《春秋》,采取了扬善抑恶的立场,这也是孔子发明并被后人津津乐道了二千多年的春秋笔法。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传记热久盛不衰,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包括口述历史在内的传记作品,不仅有知识的潜移默化的润泽,香气扑鼻的美的享受,更含有大德无声的升华。

二十五史是帝王将相的历史,是御用文人由宰相把关,根据皇帝的需要删节的历史。口述历史是老百姓的“底层叙事”,作为承载中华文明正能量的一个载体,自有它不可替代的位置。

编辑:都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