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安庆新闻 » 文化 » 正文

欢歌笑语,春华秋实——劳大七七哲一同学入学四十年聚会追记

2018年3月17日上午9点,合肥维也纳酒店二楼会议室,安徽劳动大学七七级哲学一班同学会四十年入学聚会活动正在举行,60名同学中33位同学到会。当年的副班长黄发友同学主持会议,他以曾任安徽武警总队副政委(大校)的军人风范作开场白,首先提议大家起立,为相继去世的四位同学默哀。其次,提出此次聚会讨论的主题是不忘初心,六十再出发。筹备组长袁玉立(原《学术界》社长、主编)随即报告了本次活动的筹备经过,以及省老社科工作者协会换届事宜。

大家的发言即兴而不乏珠玑,老书记姜允均同学谈到他和程立顺因为韩平、王继文推迟报到,而替补为党支部书记和班长的故事;吴兆雪(中国科技大学教授)谈到他1977年高考时已经有三个孩子,最后克服不带薪的困难参加高考的故事,以及毕业后曾为几件小事,找金春忠同学(原中共安徽省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帮助的故事。杨思松同学说话一直风趣,他指着坐在对面的程立顺班长说,已经四十年不见,仍然一口好牙,赢得哄堂大笑。

高龙海同学发言不离“高”字:40年前我们的目标是考高分;40年后,我们的目标是争取高寿。金自翔同学解释了“六十再出发”的含义,号召大家都做“三好学生”(身体好、心情好、生活好);宋梅立同学谈到她为什么积极推动此次活动的来龙去脉;王佩琦同学提出,活着就是幸福,健康的活着就是很幸福,而健康快乐的活着是最大的幸福。这是她经历了很多事以后的感悟!安徽建筑工程大学教授吕露光同学介绍了同学们毕业后历次聚会的情况及经费来源。

朱士群同学(原安徽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谈到劳大对他的人生影响;杨志社同学谈到他怎么参与“撤并”劳大的经历;邓一丁同学(原宣城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谈到“挖”曾伟生随妻子一路考到国外的故事。清华大学教授陈为蓬同学回顾了当年自己先留校图书馆,最后被人取代,以至最后一个到单位报到的故事。汪永久谈到,上大学时他不会缝被子,别人叫他把被子捧到教室去,还真的有同学帮他缝了,四十年后才知道,是吕露光同学帮他缝的。他还谈到,分配在乡下教书不久,刘飞跃(中共安徽省宣传部副部长)等同学一人写一段合写了一封长信予以关心;此外,金春忠同学到黄山开会没找到他,回去后给他写了一封长信予以激励。

我发言时,建议大家写一点回忆文章,将来可整理成书,在袁玉立的出版社出版。这个提议,得到文艾、春忠、玉立等同学的赞成。邓一丁同学插话,他已经写了几篇。此外,高中华同学曾出过二本书《求真集》《求真集续》,其中也有一篇关于劳大的回忆!董玉田同学则建议大家多吃绿色植物,多喝洁净水,赢得大家一阵阵笑声。

徐文艾(原安徽省检察院副厅长)谈到了劳动大学地震的故事,他即兴朗诵了一段田华朗诵的诗歌《你们幸福,我们也幸福》,赢得了满堂喝彩;何浩然同学讲述了自己从喜欢玩摄影改为喜欢唱歌的故事,他的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即兴清唱,绕梁三日,被金春忠同学点评为说话如小品,唱歌很专业,可上春晚。文艾的诗歌朗诵和浩然的一曲高歌,将聚会活动推向高潮。本来一群哲学学究的聚会,一时生气勃勃,春意盎然。

林正河、夏毓平同学都谈到,劳大并安大本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却从此失去了母校,十分遗憾!会议桌子上,每个同学面前,摆着吕建生同学写的长篇小说《金陵梦》,他谈到自己如何与妻子合写这本书的故事。徐治彬谈到他的诨号“老刀”的由来;孟林谈到韩平关于“人为什么有两条腿”的疑问,以及徐治彬不相信唯物主义的故事。许道清回忆了入学第一天阶梯教室前的宣传栏上张贴的老师写的欢迎诗,他在新世纪回母校写字题壁以及碰巧被后去的孟林拍摄的故事,谈到他数年前写宣传新党章的《歌诀》,得到时任中共宣城市委副书记金春忠同学支持的故事。

孔祥明谈到入学第二年结婚,第三年生子,女同学送一个“模范寝室”奖品——高级痰盂(内放两个苹果)给他作为贺礼的故事,引起阵阵笑声。袁玉立同学谈到他因孟林的一句“可去《江淮论坛》”而误其终生的故事。

许合平同学发言时表示,他的生活方式将不会变化,以前怎么生活,以后还怎么生活。吴海生发言时,谈到当年麻姑山地震因为受邓一丁影响,睡在床上不跑出去躲避地震的故事;水清同学发言时,姗姗来迟的吴中集团董事郭小坚同学推门而入,赢得一片掌声。小坚的口号是,只要同学聚会,再忙也要参加。他认为,在今天共和国主席选举的日子召开同学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日子。

余未做当场记录,今补记昨天印象,对不能参加聚会者,或可感受一点当时的气氛。

“追记”写好后,得到佩琦、梅立、志社、正河、浩然、治彬、力娜、合平、玉立、允均、发友等同学指正,又承永久、龙海、自翔、中华等同学补正,感谢感谢!正河夜凌晨四点发微信给我:“激动不已,难于入眠,又一遍欣赏了你的大作,享受啊!”正河三十来岁就当了副县长,他如此重同学情谊,令人感动!(朱洪)

编辑:都午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