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安庆新闻 » 文化 » 正文

品茗翠兰 醉梦姚河

王飞

“慧中悟茶香,淡中品致味,自斟乐无穷”。四月,春光飞泻的季节。周末,我卸下工作的负荷,邀请了我最为心仪的女子——岳西翠兰,邂逅在晨光初照的天台。

我的天台,那是一个深藏在城市间楼房林立中的空中楼阁,这是我精心打理的空中花园。此时,我的天台上春花烂漫,蝶飞蜂舞。兰花在吐着芬芳,茶花正粉面登台,月季花展露笑靥,牡丹花舒展了洁白的花瓣,金银花用华丽的色彩修饰藤蔓,蔷薇花用花朵编成花墙……

我在花丛中轻柔地捧起了刚刚出阁的翠兰女子,给了她明亮的玻璃舞台和百度的热情,我用爱恋的目光看着她尽情地在升腾的水雾中放纵的妖艳,一芽一叶,集拢、舒展、旋动。她是我梦中的妙曼女子,在我的柔情里轻歌曼舞,婀娜多姿。我亲吻了她,她的体香沁人心脾,令我痴迷。

她,醉了我刚刚苏醒的梦。她,走出了透明舞台,伸出了纤纤玉手,拽下了一朵飘动的云彩,在晨风徐徐中衣袂飘飘,回眸百媚。我早已情不自禁,为这一场风花雪月的邂逅而醉梦情场。

我与翠兰共舞,在蓝天之下,白云之上。穿过层峦叠嶂,跨过深谷与河流。视野中连绵的山峰起伏跌宕,无数的溪流婉转流长,薄雾在山腰间飘荡、浮动,如玉带围绕。炊烟在山脚下袅袅升腾。柳絮依依河堤岸,红艳浓绿遍山岭。

“这就是我的家乡姚河,那些在身下漂移而过的是朱砂岭、松林寨、大红岩、粽子尖、斗笠尖、太阳尖……它们都是我生息的地方”。翠兰的声音甜美柔和,若黄鹂鸣翠,似竹笛悠扬。

与之携手,舞动茶园。曲下双膝,跪伏在百年茶树婆娑的枝桠下,感恩她的乳汁养育了翠兰、翠尖、兰花与妙青。告之她曾经朴实的村姑,而今成了北京、上海、杭州等大都市的时髦女郎,也走进了如我这般的平常百姓人家。

四月,一片一片的茶园是歌的舞台,绿的海洋。历经四季孕育的新茶,选择了这样的季节嫩绿新芽。她们伴随花的烂漫,草的芳华而俏立枝头。村姑着了盛装,背了竹篓,采摘山间,舞动双手,像蜻蜓点水。一曲山歌飘向云端,一阵笑声回荡山谷。老妇,搭了头巾,拿了马凳,坐在茶树旁,阳光映照了幸福的笑脸,茶香熏醉了心头的希望。红墙青瓦的农舍,家家新炉焙新茶,户户茶香出窗纱。

我随了诱人的茶香,走进了宽门大院的农舍,走进了翠兰她们的闺阁。翠兰的闺阁在姚河乡,翠兰的诞生地在香炉村龙王凸。

与龙王相关联的地方一定有水、有河。更何况这里还是翠兰、翠尖、兰花与妙青这样清纯女子的出生之地,若没有一潭碧水的浸染,哪能有她们如出水莲花的冰洁与芳香。

我寻觅于冷饭店与枫香坳两支贯穿于翠兰故乡的连绵山脉,找到了山脉下纵横交错的河流与湖泊。10条长河,4100米长的河道,如银色起舞,走在山壑,盘绕山体。那些涓流的河水,清澈见底,在山间、在旷野静静地流淌,映照着碧黛的青山,倒影了城镇和村落。

小河汇集,相携于沈桥河和姚家河。河水沿山脉流动,灌溉了两边的山脉、田地,然后转动了一台又一台发电机的涡轮,点亮了万家灯火,明亮了山村与小镇。

九龙潭,因有相传九条龙从天而降,来此饮水解渴的古老传说而多了经年流传的故事。因有了九个相连的深水潭而独具了其自然的风貌。还有潭下那数十丈高的悬崖和长年飞流成布的瀑布,形成了一道靓丽壮观的风景。

我想走在山间的溪河,让那些光滑的鹅卵石亲吻我的脚丫;我想踩着河流里的细沙,感受细沙咀嚼指缝的痒痒的感觉。我想趟过清澈的河水,洗去炎炎夏日的暑热。

有一日,我会到九龙潭里取一瓢清水,沐浴翠兰的胴体,让她光滑冰洁,让她体态芳香。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姚河乡有山、有水、有风光。天蓝蓝、水碧碧、山青青,一方净土,是我苦苦寻觅的乐土。

我想着一件靓丽的春装,披一件仲夏的凉薄衣裳,在这百花盛开的山间展开鼻息,贪恋地吸取青山间湿润而清鲜的空气、花草的芳香。或许,我还可以在山间亲手拔几根尖尖的小竹笋,捡几个草丛中的蘑菇。然后下厨,在农家的灶台,塞一把柴火,升起一缕淡淡的炊烟,于山间飘荡。我还可以卧在田野里的草籽花间,听水牛粗粗的喷气,看蓝天下云卷云舒。我可以把暮色中的层叠山峦幻想成卧伏欲动的野兽,我可以把山泉水滴落的回音当作童年的歌谣。

我想在秋色里将自己融入这片片深林,在层林尽染中听落叶凋零的哀怨,痛孤雁哀鸣的凄凉。那时,我带着秋的忧伤,走近孙家宗祠,将264年的岁月也未曾抹去 的雕梁画栋、斗角飞檐的美丽倩影铭刻在脑海,勾勒出最为美丽的画卷。将如烟的往事想起,叹岁月流失的惆怅。

我还想借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时日,登上905米高的文峰尖,爬上1500米的六县尖,登高望远,可见万佛湖的波光粼粼,环视六县区域的不同风光。我将伏在笔架山上,虔诚地祈求这块风水宝地能赐予我一丝灵气,作一回舞文弄墨、才子佳人的梦想。

若想去欣赏那些宋墓中出土的净水棺、漠胎、瓷碗、瓷壶、陶罐,或坐在孙家宗祠的古戏楼里看一台传承久远的戏曲,在锣鼓与打击乐中耐心地等待那一个仰慕已久的旦角登台,给她喝彩。那我必须借冬日霜花临窗、冰雪晶莹、山川素裹的庄重,才能与那些久远的岁月、久远的故事、久远的风土人情亲密相容。 

姚河,在历史的烟河中沉淀了厚重的历史过往,记载了许多代代相传的经典故事。而今,这片土地在改革开放的时代里再创辉煌。“安庆市生态示范乡”、“安徽省环境优美乡镇”那是她生态环境优美,植被良好,远离喧嚣、远离污染的标榜。

我爱恋这块纯净的土地,迷恋她四季的风光,更迷恋这片土地孕育的翠兰的醇香。

“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伟岸的山峰、婉转的溪流、幽深的山谷、历史的过往。太阳西斜,暮色笼罩,我神游在翠兰的故乡,千回梦绕,情意绵长。

品茗翠兰,醉梦姚河。我在等待,等待那一张来自姚河的请柬,那时我将直面姚河,将翠兰拥抱。

(作者:王飞,女,供职于太湖县人民医院,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小说散见于《安庆日报》、《作家文荟》、《振风》、《长河文艺》等报刊。

相关阅读 岳西翠兰 岳西姚河

编辑:都午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