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县鸦滩镇:“党群说事”激活“一改两为” 乡村治理末梢

安徽网安庆消息    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进程中,鸦滩镇聚焦治理堵点,在全镇范围内搭建“党群说事”平台,架起党群“连心桥”,激活乡村治理的“末梢神经”。

诉求说出来            

“我家屋场就是想修条路出来,红白喜事都走这条大路,省得还要绕到其他屋场。”

“你们修路也不能占我们屋地基。”

4月13日,周三,在望马楼村一楼的小会议室里,每周一次的“党群说事”如期开展。自2017年开始,每周三成为望马楼村固定的“党群说事日”。今天的事情并不复杂,望马楼村的新塘组想要修条路连接村里主干道,同村的中塔组却认为修路的地方旁边的沟渠是自己组的地基,修路的话就会影响到沟渠等于占了自己组的地基,所以就产生了分歧。

见双方争执不下,参与调解的望马楼村村干建议双方到现场看看。当日室外温度骤降14摄氏度,春雨淅沥也抵挡不住调解的热情,

“就是从这里开始,都是我们自己地基,一点都不占。”

“你要修路,我这沟肯定影响排水。”

在现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辩着,眼见着情绪越来越激动。“这样,大家听我说,修路确实应该修,前提是肯定不能影响排水。另外,从这里到那里拉直,就不会占他组地基。”望马楼村村干郝祥红在现场和双方屋组调解,“你们觉得怎么样?都同意的话,我们就回村里签同意书。”

“可以,可以。”

“要得,要得。”

前一天还剑拔弩张到差点起冲突的两个屋组的人,经过“党群说事”平台的调解,当下就握手言和,“都是小事,就是心里受不住气,村里有这个平台公正公道,我们都信得过。”中塔组队长董玉林说。

矛盾解出来            

党群说事平台搭建得好,离不开参与调解的人员。鸦滩镇各村根据自身的情况,调解小组除了有村两委成员、党员代表、群众代表之外,还特地邀请派出所警官、退休干部、德高望重长辈参与。

刘祖仲是茗南村退休书记,汪全保是法院的退休职工,他们俩虽然已退休,但仍发挥余热,现在是茗南村“党群说事”调解组成员。茗南村书记孙笋霞介绍道:“遇到需要调解的时候,刘老就能从基层工作入手,汪老则会从相关法律法规入手,强强联手,反映问题的老百姓都能满意而归。”

“党群说事”就是让群众的话有地方说、有人能听、有人能记,反映的问题有人过问、有人解决、顺利落实。来访人员登记、会议记录、办理情况记录是“党群说事”标配的“三簿”,遇到需要协商的,还有另外的协议,一切都如实记录、分类登记、归纳整理。除每周确定的时间外,如遇到群众急事、难事,调解小组还会根据群众急事、难事,临时着急调解人员来“说事、议事”,第一时间解决群众诉求、需要和困难。

农村新风理出来            

“处理宅基地纠纷。”

“处理邻居水沟事宜。”

“处理2013年修路工程款事宜。”

在望马楼村党群说事来人来访登记册上详细地记录了每一次的说事会情况,所议的主题包括村内人居环境整治、户厕改革、沟塘清淤等等。仅2022年,就已经成功处理35件群众诉求。

“党群说事平台就是起到联系群众和党委政府之间的‘桥梁’的作用。群众有诉求,村里能解决的立即解决,不能解决肯定登记好,再反馈,一定给群众妥善的答复。”望马楼村书记陈松应说。

“党群说事”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并常态化坚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发挥了党员和群众的作用。通过对 “党群说事”制度的探索和实践,是对基层治理现代化的有效探索,开创了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多赢”的新局面,切实让党员“活”起来、让群众“动”起来、让党群关系“和”起来。

这是鸦滩镇移风易俗变化的一个缩影,也是乡村精神文明建设的进步,更是打通了“一改两为”乡村治理末梢。“党群说事”,“说”出诉求,“说”出发展,“说”出文明,也“说”出乡村振兴的信心!(周梦颖)

安徽网安庆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调解,群众,党群,修路,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