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退役隐居深山林泉16年,把居住的峡谷建成了景区

引子            

“买只牛儿学种田,结间茅屋傍林泉。因思老去无多日,且向山中过几年。” 这首诗,是明朝开国宰相、诗人刘伯温离开朝廷告老还乡后写的,写出了自己晚年在山中耕种养老、寄情山水的悠闲生活。今天,也有一位退役的特种兵军官隐居深山林泉16年,把居住的山中峡谷建成了一个景区,演绎了一段人生传奇。4月下旬,正是南方山中杜鹃花盛开季节。我来到了位于安徽大别山南麓的天柱山中,访问退役特种兵军官、隐居深山16年的友人贺燕昌先生。知道我们一行要来,友人贺燕昌开着车子早早地等候在进山峡谷出口处迎接,然后引着我们进入峡谷。大山环抱中,公路沿着峡谷北侧蜿蜒穿行,谷中有一个静谧的狭长湖泊,如一块明净的镜面,镶嵌在峰峦中。湖边散落着数十户人家,依山伴湖而居,如世外桃源。友人告诉我说,山谷中这个湖名字就叫桃源湖。此刻,新冠疫情正在世界各地肆虐,友人居住的山谷里一派安详景象。身处此地,感受到山里山外气氛两重天。

山水有幸遇知音            

公路在峡谷中通向桃源湖的西南方。转过一处山崖弯道,前方一处依湖傍崖处,出现了一幢两层楼的民居,友人在峡谷中的家到了。我站在友人家门前的观景平台上,凭栏俯瞰,山谷风景顿收眼底。东北一排高峰耸立,环列如屏风,那就是国家级5A风景区天柱山,群峰倒映在平静桃源湖面上,如梦如幻。西南边是深邃的大峡谷,又称天柱大峡谷,山谷里古松参天,竹林如海,和煦的山风从峡谷中送来阵阵松涛声,让人心旷神怡。   我情不自禁地对贺燕昌说,好一派山水风光,好一处隐居之地!   贺燕昌居住的天柱大峡谷景区,是他隐居此地16年,一手打造出来的。16年前,贺燕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华北廊坊陆军某部导弹大队政委,那年国家裁军,他退役了。当时他可以选择转业留在河北廊坊市,与在廊坊市工作的妻子和幼女团聚,过着安稳的生活。 “我的故乡在安徽省潜山市天柱山镇茶庄村。我刚退役不久,家乡发生的一件事,让我选择了退役后自主择业,离开了城市,回到了深山里。“贺燕昌给我讲述多年前的故事。那是2003年,茶庄村天柱大峡谷内的77户农民,集资30多万元,将桃源湖下方一个瀑布峡谷山涧,开辟为旅游区,设立售票处,安排了导游,等待游客上门。大峡谷景区在那年五一节开放,全年才稀稀落落进来100多位游客。生意如此惨淡,让从未涉及旅游业的村民们不知所措,继续经营下去肯定要亏本,不经营30多万投入血本无归。必须寻找能人来经营景区。村民们打听到从本村当兵出去的团职军官贺燕昌退役不久,便派出代表去请贺燕昌回乡。贺燕昌懂得乡亲们的迫切心情,他没有推辞,怀揣着妻子给的家中20多万元积蓄,离开了河北廊坊市,告别妻子和正在读小学的女儿,回到了南方深山里。

这一走,就是整整16年。千里外的妻子独自支撑着河北的家,把幼小的女儿培养读完了大学;后来,女儿进入了北京驻重庆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再后来,妻子宿兰花在河北廊坊市一家国企退休,离开自己的北方故乡,千里追寻丈夫,也来到了南方的山里,夫妻二人终于团圆。贺燕昌回忆着往事,他说:“刚回乡时,住在风景秀丽的山中,看似很浪漫,其实条件非常艰苦。我坚持了下来,不敢半途撂挑子,那样会在乡亲们面前没面子。” 贺燕昌借住在高山林中二哥家的土坯房子里。到山下的大峡谷景区上班有两华里多的山路,林中野猪出没,他每天来往于山上崖下,经常晚上孤身一人摸黑登山回到住处。贺燕昌把自己带回来的20多万元资金入股大峡谷景区,与乡亲们共同担负景区开发风险。77户股东一致选举贺燕昌担任天柱大峡谷景区董事长、总经理,贺燕昌向大家表态,当年力争完成5000人的景区游客量。贺燕昌背着背包,背包里面揣着大峡谷的风光图片,到周边的省会城市合肥、武汉、南昌,一家一家地去敲旅行社的门,推介大峡谷风光,邀请旅行社来大峡谷踩线。团职退役老兵回家乡带领村民办旅游,贺燕昌的行为也感动了各地旅行社,纷纷与贺燕昌签下了游线合同。到了这年年底,大峡谷景区的游客量真的达到了5000多人,景区扭亏为盈。“2005年,我去南京开拓游客市场,召开当地新闻媒体和旅行社发布会。“贺燕昌对我说:“我还记得,你在南京请我吃了一顿饭。” 那一年我在南京媒体工作,在新闻发布会上认识了来自家乡的贺燕昌,请他吃了一顿饭,这顿饭让他念叨了十多年,我们也成了多年的朋友。 退役老兵的家国情怀本色,山里人淳朴的有情有义性格,贺燕昌赢得了越来越多旅行社的信任,进入天柱大峡谷的旅行团队也越来越多,游客量年年翻番。贺燕昌接手大峡谷的第二年,游客增加到1.2万;第三年游客量3.6万;第四年游客量6万,景区年营业额达到了数百万。大峡谷村民股东有了分红,拥有大峡谷风景区林地资源的村民每年能分到20多万的林地租金,在景区上班的村民也能拿到工资,景区每年工资支出就有40多万元。贺燕昌的妻子宿兰花过来给我们的茶杯续水,我问女主人:“从北方都市来到南方大山中,可习惯?”“刚来时不太习惯,语言不通,没有熟人朋友,想念故乡。”女主人说:“现在渐渐适应了山中的生活。这里绿水青山,鸟语花香,我经常拍一些视频发抖音,过去的同事和朋友们看到,都羡慕,说这里是神仙生活的地方。” “这来了,就不走了?”“不走了,陪着老贺在这里终老。”女主人一脸的笑意。高山流水遇知音。老贺有幸,有这样一位始终支持他的妻子;天柱大峡谷有幸,遇到贺燕昌这样一位懂山知水的知音。

探险大峡谷迷人风光            

贺燕昌夫妻俩陪同我去看大峡谷风景。

出门数十步就到了山崖边,崖下是山涧。崖左边桃源湖水从大坝上溢流坠入山涧,涧底升腾起的水雾在阳光照射下,出现一道色彩鲜艳的彩虹,这是大峡谷的第一个景点彩虹瀑。我们沿着陡峭的台阶步道走下山崖,有一道铁索桥悬在山涧上,给幽静峡谷增添了惊险的气氛。走过摇摇晃晃的山涧悬空吊桥,到了峡谷的左岸,一条修整得干干净净的人行台阶步道,在山林中沿着弯弯曲曲山势通向远方高崖。谷中杜鹃花正在怒放,大红粉红的花枝从山崖上热情地探下身子,仿佛要与路过的客人握手拥抱。贺燕昌告诉我,这一处山谷春天花开,香气满谷。我说,山涧一弯碧水,崖畔山花烂漫,这好似金庸笔下的百花谷了。行数百步,登上山崖高处,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山谷,谷中全是茂密竹林。小道在竹林中穿过,山风轻拂摇动竹梢,发出丝竹弦歌的音响,愈发显得竹林中的清幽。我赞叹说:“这一路走来,翠谷、春涧、碧水、山花、竹林,都是画家笔下景,文人心中诗。”贺燕昌笑了,说这只是开场,好景还在后面。走过竹林,山谷中出现数户人家,山溪水在人家门前喧闹,迂回在嵯峨乱石间,翻出洁白的水花,向前奔腾而去。我们跟着山溪水一路向前,峡谷中山势突变,前方出现了峭壁断崖,溪水从兀立的崖缝绝壁间跌落,泻入深潭,水声若龙吟在谷中回荡。  “这是峡谷中的第二道瀑布,龙涎瀑布。” 贺燕昌介绍说:“天柱大峡谷是一个瀑布型山谷,全长3公里,上下落差有200多米,崖陡水急,大小瀑布跌落成群。前方还有之字瀑、裙衣瀑、白龙瀑。谷中最大的瀑布是通天瀑,上下落差达到80多米,丰水期瀑布宽30多米,是华东地区第二、天柱山中第一大瀑布。”  贺燕昌对大峡谷的景点如数家珍,一一道来。16年里,他无数次行走在大峡谷,与峡谷山水进行心灵沟通。葫芦潭、鸳鸯潭、白龙潭、虎掌潭、佛珠潭、听涛佛、之字瀑、裙衣瀑、白龙瀑、游龙瀑、鳄鱼出山、雄狮回首等,贺燕昌给峡谷里这些景点取名、竖牌,耗费了无数心血。 我们在一处峭壁上的之字步道开始迂回下行,看到左侧山崖有一道瀑布如白练悬挂崖间,谷底传来轰轰隆隆雷鸣般吼声,峡谷回音震荡。贺燕昌说,通天瀑到了。到了谷底,瀑布从80多米高的峭壁临空飞下,轰雷喷雪,腾起的水雾迎面扑来。贺燕昌介绍说,最近没有下雨,上游来水小,现在瀑布的水量不到丰水期的一半。若是雨后,瀑布从天而降,如银河倒悬,气势磅礴,连接天与地,故名通天瀑。我在谷底抬头仰望刚才走过的瀑布边上峭壁步道,赞叹大峡谷的游人步道修建得好,一路走来,台阶步道宽敞结实,所有的险要处都有护栏、在一些景点处建有观景平台,游人在大峡谷观景非常安全。贺燕昌说,他刚进大峡谷时,峡谷里是村民上山打柴走出来的小道,通天瀑悬崖峭壁上的小路更是险峻无比。2014年,贺燕昌与股东们商量,决定对大峡谷的旅游设施进行升级改造。从那一年起,股东们不再分红,大峡谷每年的旅游盈利全部用来投资建设。用了6年时间,贺燕昌带着村民在大峡谷里修建了3公里的人行石阶水泥步道,山涧上建了廊桥、石桥和吊桥,在峡谷上下入口、出口处建起了两座游客接待中心大厅楼房,共投资1000多万元。贺燕昌让村民们在建设大峡谷的施工中获得劳务报酬200多万元。

16年前,贺燕昌初来大峡谷时,是一个原始状态的山谷,现在大峡谷的固定资产已经达到1200多万元。天柱大峡谷已经被贺燕昌建成一个生财的聚宝盆。

湖畔晨话            

夜宿在大峡谷中贺燕昌家中。第二天清晨,我早早醒来,出了主人家的大门,走过桃源湖的蓄水大坝,行走在湖畔的林中小路上,沿湖观赏山中早晨的景色。群山苍翠,逶迤围绕在湖的周围。湖边有一幢幢农舍,两层或者三层的楼房,大多是独户独院,掩映在森林中、竹林旁。从这些高大宽敞的楼房,可以看出当地农民比较富裕。有几位大人和孩子从湖对岸的民居走出来,来到湖边拍照,他们应该是来此游玩的外地游客。树林里传出各种鸟儿的欢快鸣叫,清脆悦耳。山谷上空有杜鹃鸟飞过,留下一路“禾黄禾割”的叫声,更显得大峡谷的宁静。 突然身后传来喊我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友人贺燕昌,他发现我一早出了门,到湖边寻找我来了。 “这里山清水秀,环境幽静,真的是一处世外桃源。”我由衷地赞叹。 “今年受疫情影响,来大峡谷的游客较少。往年这个时候春暖花开,已经是旅游旺季了,湖边的农家都住满了游客。” 当年贺燕昌刚回村时,村民们很穷,峡谷里大多数人家住的是低矮的土坯房。“现在村民们全部盖起了新楼房,有的农户买了小车,城里游客来到大峡谷,看到这里的绿水青山,看到村民们住着别墅一般的楼房,都特别羡慕。”贺燕昌向我介绍家乡的变化,一脸的自豪。贺燕昌指着湖畔东头的几幢农舍楼房,告诉我说那些农家都在经营民宿和餐饮,其中有一户叫“桃源人家”的民宿,年经营收入有40多万元,现在已经成了网红民宿。“我们村依托天柱山和大峡谷景区发展旅游业,现在大峡谷附近经营民宿的农民已经有88户,大多数年收入在20万到30万元,最少的也有10多万元。” 我问贺燕昌:“大峡谷景区已经建成,这里的绿水青山已经变成金山银山,村民们过上了富裕的日子,你当初退役回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将来有什么打算?““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大峡谷的旅游设施还要继续完善,充实游乐项目,由单纯的山水观光游转向体验游。”贺燕昌介绍说,当地天柱山镇政府对大峡谷旅游发展带动村民致富非常支持,给与了鼓励和许多优惠政策。“下一步工作重点是发展中高档民宿,给外来游客提供一个舒适的休闲住所。” “我们大峡谷景区内一共住有20多户人家,过去因为住在峡谷里交通不方便,前些年已经有一些村民搬家离开了峡谷,旧房子空置在峡谷已经多年。现在峡谷成为景区后,村民们的原住址成了风水宝地。” 贺燕昌给我描绘大峡谷的发展蓝图:“我们打算与村民们用合股或者租赁的方式,把峡谷里已经无人居住的闲置旧房利用起来,改造成中高档民宿。把旧房前后的100多亩山田利用起来,栽稻种菜,栽花种果树,发展休闲农业,在峡谷里打造一个世外桃源小村落民宿。”

听着贺燕昌的介绍,我知道这位退役老兵一旦认定的事,就一定能够做到。 “回村16年,打造了一个景区,我能打听一下你担任大峡谷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工资吗?”我询问友人。贺燕昌笑了,说:“我的工资在村里不是秘密,现在月工资4000元。刚回村那时候,没有工资。” 我有些诧异,一个固定资产有千万、年收入数百万的实体景区公司,董事长兼任总经理的月工资,还不如一位农民工外出打工的年收入,也不如当地村民经营民宿的收入。贺燕昌向我解释说:“我回来就是给村民们打工的,村民们信任我,把大峡谷交给我,我只是一个代管者。我的工资拿多了,入股的村民收入就少了。人活着,不能只为着钱。” 贺燕昌的一番话,让我更深的了解了这位退役老兵的情怀。 这时候,太阳从东方升起,山谷人家、森林、竹林、桃源湖水都罩上了一层金光,五彩缤纷,灿若锦绣;远方的天柱山雄峰耸立云霄,披着红色云霞,巍峨庄严。大山的博大胸怀,容纳了这一处绝妙的瀑布大峡谷。老兵贺燕昌的胸怀,不仅包容了这一方大峡谷山水,还装有村里的父老乡亲。他的传奇人生,是这里大峡谷山水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文/吴志和  天柱山峡谷景区供图)

责任编辑:都午安徽网安庆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景区,村民,峡谷,大峡谷,贺燕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