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祖母

□芳草

电脑近日常常罢工。维修师傅来回几趟,大热天的,有点于心不忍。

师傅一次次熟练操作,漫长的时间等待,口中碎碎念,憨厚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他的专业我不懂,搬把椅子坐在窗前,从11楼落地窗望下去,十字路口的往来车辆井然有序,行人川流不息,行色匆匆,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日子就是这样细水长流, 我也是蝼蚁中一员,生活、工作,每天忙忙碌碌,只是很少有闲暇观察自己。

西边天空一抹橘红色云彩,晕染了彤红的落日,云彩瞬息万千,变幻莫测,无限向往的天边有种绚烂极致的美!

喜欢看夕阳西下的天空,对夕阳有种本能的依恋,像对亲人,对恋人。

小时候,整个夏季的傍晚都属于我快乐的天堂。黄昏时分,拎只小桶和弟弟一起来到小河边,边摸小鱼虾边看落日。最沉迷于绚丽多姿的浮云,薄雾般的虚无飘渺像极了仙女的云裳。问祖母,这是仙女的衣裳么?祖母呵呵笑着,布满青筋的双手搓上那条始终系在身上的蓝布围裙,眯起眼,抬起一只手搭在眉睫:   天上的仙女们衣裳可好看了!祖母又跟我说起七仙女的故事,听了好多遍,还会落泪,祖母便刮我的小鼻子:  这娃儿将来是心善的人儿呢。  儿时的我只是更加向往:    将来长大了,我可以穿上这云彩霓裳么?

落日渐渐西沉,暮色四合处,屋前两丛蓝盈盈的洗澡花开了,蓝色的茎叶托着白色的花瓣,娇滴滴地开了,洗澡花形状像喇叭,故也叫喇叭花,花瓣薄而透明,一天中只在傍晚时分盛开,傍晚时分是我们孩童洗澡的时候, 故家乡人都称“洗澡花”。最爱洗澡花,我常常采摘下花瓣,放在澡盆里, 边嬉戏边洗澡, 就有点像现在时尚的玫瑰花瓣沐浴养生。祖母每每此时喊我们回家,我和弟弟淋着湿漉漉的裤脚上岸,抬头,山村的夜空离我们很近很近,点点星光已悄然升起,喜欢长长的夏夜,喜欢慈祥的老祖母给我们讲嫦娥奔月的故事, 因为祖母天天讲啊,总也讲不完,最后我们总在满天繁星的院子里在祖母怀里甜甜地进入梦乡。

祖母是旧时小脚女人, 印象中,她总是一丝不苟地梳着光亮的发髻,着长衫,  锥子一样的三寸金莲像圆规一样细细地踩着,  我总担心祖母走路会摔跤。   有时我会故意从祖母身边跑过去,  我从左边跑,她往右边晃,  我从右边跑,她往左边摇,嗔骂着:   你这小鬼,捣乱呢。

夏天的黄昏,  趁着悠闲的时光,  祖母会烧上一大锅开水,  倒在高脚木盆里,坐在院子里泡她那双畸形的小脚, 待泡了脚底泛白,  祖母拿剪刀小心翼翼地修着厚厚的老茧, 我总是好奇地蹲在祖母身旁,  问祖母:  还疼吗?   祖母的脸像一枚风干的核桃,深邃的眼眶望着西边满天的云, 然后跟我讲起旧社会女人的命运,祖母的眼睛里全是故事,  小小的我觉得祖母定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在我出生以前,祖父就离开了我们。听父亲说,祖父母相濡以沫恩爱一生。他们待人诚恳,勤俭持家,尊师重教,勤劳朴实的家风一直延续下来。祖父外出劳作,夜幕降临,祖母总是站在桂花树下守望晚归的祖父。

如今,祖母已老在风里。我已长成妇人,晚霞里,我常常孤独而执着地守护着一隅内心深处的独白......

责任编辑:都午安徽网安庆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花瓣,洗澡,祖母,落日,云彩